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走,取经去:第九十六章 危险,身后贪婪的目光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走,取经去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珍宝岛,位于花果山与傲来国的中间海域,单论繁华程度远远超过花果山,由于其处在远洋航线上,又是独立城池,自由贸易发展得红红火火。

    据说在珍宝岛上,没有买不到的东西,当然前提是你得有钱。

    斗战的疾行舟在临近码头的时候,逐渐减速,不管是江月夜还是李飞都松了口气,苍白的脸上带着一丝死里逃生的侥幸。

    在海上开船不难,难的是能精确地跟着航线行至。

    有时明明两座岛屿之间可以直线抵达,航线上却是要绕上一个大圈子。

    基本长期出海的,甭管水手还是客商,基本都知道,航线意味着安全,偏离航线是要送命的。

    李飞总过活了两年,玩了一年泥巴,练了一年武。

    江月夜虽说二十来岁,但,他的情况比较特殊。

    粉兔子虽然知道有危险,但并不清楚有哪些危险。

    于是斗战的疾行舟,嚣张无比地离开了航线,走了两点之间最短的那条直线距离。

    先是一些普通海兽,凭疾行舟本身的速度和坚固,完全可以忽视。

    但走了一半路程后,真正的灾难降临了。

    粉兔子凭借风骚无比的驾船技术,躲过了几百条龙吸水,避开了终年活跃的海底火山带来的巨浪冲击

    林林总总,义无反顾地来到了连度牒地图都表示极度危险的海域。

    海皇兽,个体体积都在般座明月岛那般大的纯野生海兽,他们没有天敌,大嘴一张,可以将附近几千米立方的海水过滤一遍,吞下所有留在嘴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疾行舟在它面前就是一只蚂蚁,被吞下的过程中,基本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李飞和江月夜两人联手,这才重新从海皇兽口中逃了出来,还是侥幸逃生,要知道,便是离火妖气覆盖吓得不杀之刃,都不能在海皇兽口中留下半点痕迹,若是被吞下去除了被消化掉外,实在想不出还会有什么其他结局。

    粉兔子自觉做错了事,收敛了几分傲慢,承诺一旦上岛,第一时间就去把驾照考了,最不济也会多买几本长途驾驶的注意要点。

    从明月岛航行到珍宝岛,用时整两天,说来寥寥数句,但各种惊险,也唯有这三个瘫软在船上的人才能体会。

    随波晃荡了一个多小时,三人调整好状态,登上了珍宝岛的码头。

    一个穿着金马甲的管理人员笑脸迎了上来,一手拿着登记本,另一手评伸着。

    李飞暗道:要不咋说人家是东胜第一岛呢,这服务素质,宾至如归啊。

    他一手抓住那人的手,用力抖了抖,还拍了拍那人的肩膀,客气了,客气了,初到贵宝地,还请多多关照。

    那人嘴角抽了抽,只当又来了个乡巴佬,嫌弃地抽回了手,还在马甲上擦了擦,那个,停船费,管理费,入港费,共计十金,念你初来,给你打个八折,八金。

    笑容在李飞脸上凝固,八金?你咋不去抢啊?

    那人冷笑,抢?呵呵,你倒值当抢。赶紧交钱,不交打哪来回哪去。对了入港离港要缴纳一金。

    李飞这下是真火了,粉兔子拽了拽他的头发,笑道,谁说我们是开船进来的?

    金马甲嘴吧微张,哈?

    李飞回头看了一眼,海上哪里还有疾行舟的踪迹,当下哈哈一笑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金马甲仔细核对了船只,确实没多出来的船,看着走远的几人也没再上前阻拦,反而冷笑一声,找了僻静处掏出一块传音符石,串哥,肥鱼上岸了,一个**丝男,一个极品美男,还有一只粉色流氓兔,重点是那只兔子诶,好好,两成!谢谢您咧!

    珍宝岛号称自由贸易,不仅遍布各色商铺,沿街也尽是兜售个人收获的兼职商人。

    有一个眉目清秀极具亲和力的金马甲跟上了李飞,语速极快的做着自我介绍,几位贵客,面生啊,第一次来珍宝岛吧。我是职业向导小谈,甭管是想买想卖还是想逛着玩,您开口,小谈为你提供最优选择。

    李飞进来这里本就两眼一抹黑,抬头是乌压压人群,低头还是层层叠叠的人群,收费不?

    小谈笑道,尊贵的客人,您说笑了,我们都是拿工资的,哪能要您的钱是不。

    那就是吃回扣喽。李飞也笑了笑。

    《走,取经去》熬夜必看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readtov.com/text/zlvedv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走,取经去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