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[剑三/花琴]大音无弦:7.篇四 广陵散(上)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[剑三/花琴]大音无弦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林白笑道一句:先生过奖。

    商岭见林白与那书生话语投机,正是有说有笑,神采飞扬的模样,又见书生挽袖殷勤,与林白并肩挨着做工,心下隐约涌上点儿带酸气的不愉快来,意识到这点儿情绪,神思又顿然大呼自己的心胸狭隘来,百般纠结萦回,到令他更沉默寡言了。

    三人好容易合力将碑石顶起来,早已是落日欲没的时辰,晚霞惨淡而泛着一股青灰颜色,书生掏出薄纸墨刷,林白便也热忱地凑过去,一并帮他拓那碑铭上字,二人满头大汗。末了林白道:先生这般喜欢我的琴,不如将它与你身后那把换一换,可还好?

    书生略一思忖,非常爽快:这琴是罗夫人卖给我的,当时婆婆妈妈同我说这说那,左右还极不乐意的模样,害我吃人脸色,回想起来,也值不了多少!这东西能换件长歌门的琴,我觉得不错!

    林白不仅和人家相谈甚欢,甚至把自己的琴都兑了出去!

    商岭心下正情不自禁腹诽,他与林白好说歹说也是老相识,现下竟不如一个刚认识几个时辰的书生。正这般想,书生抖了个寒噤,随即捂嘴打了个刁钻喷嚏。磕碰牙齿道:怎的突然这样冷!

    林白噗嗤一声,笑将开来。

    踏月而归时,林白将双手闲闲拢进袖中,眼中盈笑,饶有兴趣道:商先生不喜欢那书生?

    商岭:不曾。

    林白作势摸了摸下颔,若有所思又道:那是怎的?

    林白走在商岭之前,余光时而落在他的身上,缥缈似一线月辉般。商岭与他走了一段,四下起了秋蛩寒蝉的哀哀叫声,将那秋夜催得更加悲戚寒凉。

    商岭道:为何将你的琴换了?

    林白神色一飘一忽,仿佛遮了些得不到心仪回答的黯淡沉默来,他将背后的琴匣抱入怀中,缓声道:王生的琴更贵重。

    蜀僧抱绿绮,西下峨眉峰。为我一挥手,如听万壑松。西蜀有一名叫作道浚的和尚,乃是李青莲李先生旧友,曾赠他绿绮琴一部。许多年前被人以重金从长安买走,从此于江湖销声匿迹。不想存于罗宅之中。林白娓娓道来,眉目中满是叹惋之色,我想令其物归原主,若是此物天下绝响,那才当真可惜。

    商岭点一点头,道:可惜许多名琴流落江湖,悉数被变卖了去,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林白眉峰微一蹙:罗方氏究竟缘何卖琴?

    这一问,不似问商岭,略上扬的尾音消散在清秋寒夜中,倒仿佛是在问天问地。

    一路而来,盈缺多由商岭保管,经此事故,后背那琴仿佛更重几分,商岭回想白日之事,随口问道:盈缺可有琴中剑?

    林白一顿,眼底似乎擦亮一簇火,他道:有,可不是崖牙师父改的。在得到它之前,盈缺就已经有了剑匣,可琴中的匣上有一道锁,没有相配的锁匙,便打不开。也不能够强行摧毁,若为之,琴体会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商岭:钥匙在谁手上?

    云散月现,风止草静。二人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身无彩凤双飞翼,心有灵犀一点通。

    朱明承夜兮,时不可以淹皋兰被径兮,思路渐

    商岭睁开眼,眼前明晃晃一片天光,照得他目眶泛起阵忍无可忍的酸热。他抬起手背,遮住青帐竹帘挡不住的明光,迟钝五感渐然恢复,耳畔传来若有若无的清脆童谣,一字一句,江南的软糯口音,风荷竹露的清快。

    商岭半坐起身,右肩扯起一片温吞生钝的痛。记忆随着痛感逐渐鲜活起来。

    他转眼一看,床沿处趴着个人,一身青白布衣,脸埋在交叠的双臂里,发顶有些蓬乱,这人的吐息声均匀平稳,听来已经熟睡多时了。

    商岭盯着看了一阵,沉默地探手去摸了摸林白的头,他头顶的发旋有点儿新生的绒发,一丛一丛蹭在手心里,软乎乎的。林白似乎感觉到般,在臂弯里将头歪了一歪,露出半边面颊来。这般睡相既不雅观又十分累人,林白额上一块淡粉的红印子,似一瓣深春的落桃。

    商岭不自觉要笑,是连他也不知道的,笑意从唇角漫上双眸,流转团团冰消雪融的光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到林白时,他也沉于酣梦之中,微抿唇角一点笑,不知梦去了哪个桃源方外。

    这点破碎琉璃般的微薄回忆,几乎是这三年来商岭抬眼的一线天,是天光破云,粲然夺目。

    湛湛江水兮,上有枫目极千里兮,伤春心

    林白极轻极轻地在睡梦中吸了吸鼻子,眉峰一蹙。泛青的眼窝是一夜难寐的印记,面色有些发白,大抵有一些气血不足,商岭思忖着是否往林白的药中多配点儿补血正气的药材,便听得长歌嘟嘟囔囔一句:师兄带着浓重的鼻音。

    商岭清楚听得这二字,一口气顿在胸口,抒不出、进不来,他眼中的明亮笑意逐渐模糊成雾,逐渐消散一空,他缓缓将视线从林白的面上移至他身后的青竹幔帐,秋日高阳晴明,惠风和畅爽气。

    魂兮归来哀江南

    商岭只觉袖子被扯了一扯,低眼一瞧,林白睡眼惺忪,正拉着他的袖子望着他。双眼蒸了团云雾也似,迷迷瞪瞪一副样子,像刚打从母胎里脱出形来的幼鹿。商岭还为那梦里二字所苦,最要命的是林白湿漉漉的眼神对上他的眼睛,星子一样明灭,疲累释然的一点笑意。

    《[剑三/花琴]大音无弦》熬夜必看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readtov.com/text/zlvhk4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[剑三/花琴]大音无弦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