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[剑三/花琴]大音无弦:13.篇七 庄周梦蝶(上)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[剑三/花琴]大音无弦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商岭眉头一蹙,这话实在居高自傲,他压下心头不快,问道:先生此话怎讲?

    阮清昼莞尔,指了指商岭手中的汤碗,顾左右而言他:你可好好喝下这汤罢。

    莲子的芯有一两粒没有摘好,看去晶莹欲滴,嚼来却苦涩难言。

    阮清昼不知什么时候没了影踪,室内空寂寂的,毫无声息。商岭转眼去看天光之下的窗外,正巧是一通幽小径,竹影缭乱,水风沁脾,一只蜻蜓立在窗台,羽翅一张一合,闪着光。

    幽人独往来,鸟哢自成句。

    夜中,月色入户,商岭辗转反侧,难以成眠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尚难以动弹,却也挣扎着下榻坐到案旁。桌案上零散一两本琴谱,皆是市面流传最广的钞本,商岭借着如水般澄明的月色,揭开书页,便发觉其中每首曲子后的细细注释,一点一滴,细致到每个指法节律,至于繁琐复杂,令人咋舌。

    正当此时,窗外低鸣的虫声,自语的竹声中,忽传来二三清越弦音。

    商岭向窗外看去,方发现这处小屋乃是临水而建,那狭长幽径旁,竹林掩映之下,乃是一座小石潭。月光清明,将潭面磨如镜鉴一般,其上水纹又如鲲鱼鳞片,绽放着皎洁澈净的光色。只是因着夜露寒凉,而多了些许悄怆幽邃的寂寥来。

    水潭边有一简陋琴台,琴音便是从台上发出的。

    弹琴者披头散发,麻衣短褐。

    这寒清之夜、凄神之境中响起的孤独琴音,乃是一首《忆故人》。

    林白也曾奏过这首曲子,但那日所闻,更多是重逢之喜,此时所听,竟有些凄凉亡悼之思,听来十分伤神。一曲毕而万木凋,商岭手捧琴谱,竟觉久久不能回神,昏迷时那梦中种种,如浪如潮,翻天覆地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商岭眉头一锁,伸手按住太阳穴,轻轻揉搓起来。他甚至运起养心决下的清风垂露之法,方才发觉那五音六律的宫商角徵,已然化作阴如月光的气劲,侵入了四肢百骸里。他忍着胸口因着运气而扯得剧痛无比的内伤,将那些阴冷气劲,尽数驱散体外。

    所谓幽游竟千里,一朝梦醒时。小先生当真心思敏捷,听得出这迴梦逐光的曲意。琴音骤歇,风止雷停,窗外传来个闲适慵懒的声音:世人皆长醉于迷梦南柯,而我等之梦境,皆是豺狼虎豹、尸山血海,叫人避之不及,想来可惜。

    你——商岭倏然抬眼,见得阮清昼倚身窗畔,怀中所抱之琴通体漆黑,以青玉为缀,雕出青鸟流水环绕形态,方才琴音,想是从此琴所出,观其形貌,这便是忘弦子在信笺中所提的青玉流。

    惊讶么?阮清昼懒懒挑眉,抬起眼皮,眸中的光饶有兴趣而带着惯常讽刺。林白先前怎么说的我,说我‘是个疯子’?

    商岭点一点头,对于阮清昼的喜怒无常与跳脱思绪报以沉默。

    长歌门的人,可都说我是个不成气候的疯子,阮清昼伸出手,那断指处的伤疤被月光照得雪亮,四根手指的残废人,要怎么弹琴?怎么写字?怎么读书?可否连活也活不下去?结果君空的名琴青玉流,却传到了我手上。

    他们都说我是个欺世盗名的恶人,那他们又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极目江湖水浸云,不堪回首洛阳春。

    商岭如于半梦半醒中,然而不论清醒昏昧,胸口受的一掌都仿佛一洞血淋淋掏开的豁口,滚热的血气逆流而上,汩汩而出,痛裂肝胆。耳畔似有人在呼唤,又似长风喧杂,身体如同飘振的鸿羽愈来愈轻,眼前光影模糊好似入墨松烟,皴染出一片光风霁月、琉璃世界来。

    他的胸口一闷一窒,一声实拳入肉的钝痛,击得他向后摔去。眼前天光乍亮,土地的腥气与草木的微香,半青半黄地钻入肺腑。他的视线遽而旋转晕眩,许久方才有了聚焦。映入眼帘的是一幕湛蓝远天,云浮如絮。

    明明这一次药材区分考试又拿了一个不通,搞不明白师父为什么总是偏袒他!

    商岭捂着胸口坐起身来,见得身边围着三四个孩子,为首的小孩身上攥着一本册子,上头隐约可见一片密密麻麻,浑都是字。孩子将书册在手中晃了一晃,打开就看,发出吃吃笑声:这么容易的东西,你也还写下来,记不住么?

    他见自己课上心血被人随意摆弄,出言奚落,急得红了眼眶:我、我还给我!

    身旁有人尖声附和:商青峰就是个呆瓜,以后怕是出不了师!

    群人哄然大笑,商岭挣扎着爬起来,那为首的孩子比他高了好一个头,将那册笔记举过头顶,商岭便只能跳脚去抢,周围的小孩见他滑稽无比,更是笑得前仰后合。他死咬着嘴唇不让眼泪跌下来,他晓得,若他哭了,这群人只会将他欺负得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咦,抢不到!抢不到!

    眼见得商岭要拿到那册子,孩子转手一扔,另一个伙伴便接住了,松散的册页在一群人手中传递跳跃,纸页碎得七七八八,也不知是谁一着不慎,没接稳那书,书册高高从空中抛起,落进了不远处的落星湖里。

    商岭转身一看,如同半条命被扔进湖中,思也不思、想也不想,便跳进了落星湖冰冷潮湿的湖水之中。一声巨响,无数气泡在身边炸裂开来,水流争先恐后流入四肢百骸,浸满他那隐隐作痛的胸口。

    耳畔盛大的嘈杂归于沉寂,他坠于湖底,如同一条沉眠的游鱼。

    轻小细密的耳语穿过重重水障,钻进他的耳膜中。

    商师弟只是出外游历两年,便救了这么多人,今次若非是他,师兄的恶疾还无人能治可惜师兄是个犟骨头,和他从来不对付,一句感谢的话都不说商师弟也不爱说话,终日对着凌天梯看我觉得,他恨不得早点离开万花谷呢

    商岭睁开眼,湖底的水镜清澈透明,照清了自己的脸面。

    《[剑三/花琴]大音无弦》熬夜必看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readtov.com/text/zlvhk4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[剑三/花琴]大音无弦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