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[剑三/花琴]大音无弦:19.篇十 覆霜(上)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[剑三/花琴]大音无弦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商岭错开他的视线,低下头。

    气氛正僵时,林白忽然提高声音喊了一句:惊霜师兄!

    林白笑逐颜开,步伐松快,迎面便扑进了秦安怀里。

    秦安似乎对林白这几近是撒娇的热情习以为常,他伸手揉了揉林白的发顶,忽然觉得后颈一凉,他回过头,朝商岭淡淡地颔了颔首。见得商岭脸都快黑了,他方推了推林白,道:是你上次和我提过的人?

    林白点点头,朝商岭道:我师兄。秦安。

    商岭的回应有些僵硬,他好似想报以一个礼貌客套的笑容,但唇角也只是不着声色地动了一动,秦安似是看出什么,这一众长歌门人的敏锐像是一脉相承,他走到商岭面前,唇间一个恰到好处的笑,话说得非常得体:师弟这段时间承蒙你照顾。

    商岭面无表情地与他对视着,唇边跳出两个字:不敢。

    林白捂嘴笑了一声,商岭抿着唇看他一眼,长歌便压下笑意,正儿八经地咳嗽了两声。

    秦安今日未着官服,乃是轻便行装,一身月白纹云的长布衫,袖子由着马上行路而干练束起,扮相极为干净清爽。颇有文质彬彬的文人气质,而又偏多一股温和淡定、不怒自威的风度,两名随从驻了马,一名朝秦安微微躬腰,小声道:秦夫人的殡礼刚过,是不是要先回去看看?

    秦安柔和的面色有些发僵,垂眉时露出了半点忧伤难过的神情,他轻叹一声,道:好。调查之事,你们便听这两位的差遣。我先回私宅去看一看。

    林白与商岭都听到了这一席话,视线有了短暂的相接,彼此默契地心知肚明。林白拉着秦安的手,劝慰地在他的手心按了一按,道:师兄,生死有命,还请节哀罢。只是个中有些蹊跷,我想同你说一说。

    秦安闻言,抱臂示意林白接着说,林白便将方才秦家送葬时发生的事情尽数与秦安讲了,包括棺椁中那满面发黑的尸体,显然不是寻常意外离世,秦安静静听毕,并没有二人想象中的悲愤欲绝,他只是将面上的轻松笑意全部掩藏,冷静道:我明白了,我会找仵作相谈的。

    林白放心不下秦安一个人,于是便让另一名随从跟着他。自己与商岭带着一名去镇上调查忘弦子的行踪。秦安离开时身形有些摇晃,那风清月晓的背影竟有些狼狈。林白看在眼里,轻叹一声:师兄身上担子太重。

    那随从名叫左公明,一路上连连应声:可不是嘛。不仅要忙朝堂之事,也要忙门派之事。听闻金水罗方氏之事,他也着人去打点,且告知各个藏琴收琴的世家做好防备,百忙之中对这桩事如此上心,想来也是担了太多责任。

    林白赞赏地点点头,商岭听着这一席话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不久二人便与左公明分头行动,林白见商岭一路沉默不语,便找了个行人寥寥的地方,抢前两步,拦在商岭面前,眸里带笑地看着商岭,道:不高兴?

    商岭看了林白一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林白像只狡黠机灵的狐狸,又笑盈盈问他:吃醋了?

    商岭被他逼问得没有半点脾气,意欲发作,见得林白的笑容,顿然如鲠在喉,林白见他为难,大着胆子曲起食指,轻轻敲了敲商岭的额心,认认真真道:你和师兄不一样,我的商小先生。

    商岭握住了他意欲收回去的手腕子,林白的眼睛很亮,像是敛尽夏夜里所有繁星。林白没有挣,只是有些微好奇地看着商岭的行止,仿佛在期待些什么,商岭见他的模样,不禁要扬起唇角笑,他深深吸了一口气,牵过林白的手,唇角在林白的手背上极轻极轻地一蹭。

    林白没想到他会这样做,呼吸一滞,他的耳根唰一下便涨红了,他的手飞快一挣,立时抽了开去,人也一下蹭退好几丈,如同一只被踩着尾巴的炸毛猫儿。

    他捂着手,嘟嘟囔囔一声:登徒子。

    三星望月之上云蒸霞蔚,青松盘虬。他由几名温雅和善的万花正意弟子领着,穿过薄雾氤氲的高远长阶,石阶依山而建,在晨露中陡峭而湿滑。从落星湖领来的衣装鞋靴不合体,他如同踏着一只随时可能倾覆的小船,小心翼翼的摇晃身形很是滑稽。

    这是商岭第一次踏上三星望月。

    在他矮小的视界里,万花谷栖息于青岩险峻山岭中的亭台楼阁,沉默威严如同巨人,可那飞甍上的燕鸟,门联上的绝句,都使得那高大巨人由外而内透出儒雅文秀的气质来。他第一次见到,便近乎痴迷地立在原地,仰头看得脖颈发酸,楼阁之中藏着什么呢?经史子集,医书药方?无论是什么,他都想要看一看。

    除了万花谷,他没地方可去。父母带着病重的弟弟来求医,最终却弃他们二人而去。弟弟成了逍遥林里一方矮矮的坟墓,他则在落星湖捧起了医书,他学得慢,背得也慢,只能用最笨的方法誊抄在册子里,书呆子一样蹲在落星湖边背。远处的花海如同一片接续不断的薄紫烟云,静默地消弭孩子清脆的童音。

    如今他终于通过医之试,要与其他同辈登上三星望月,在药王面前立誓入门。

    思及此处,他的心子便随着云海间穿梭的飞鸟一起,冲入了遥遥云霄之中,踏在石阶上的脚步也变得急切轻快起来,眼前不远处那座平台上早已设好案台,典雅庄重的焚香卷携着清苦冷冽的药气扑面而来,他激动得浑身颤抖,猝不及防踏在石阶缝隙里的一簇青苔上,他脚跟一空,朝后翻去,商岭惊叫一声,转眼便要摔下那高高台阶去。

    凭空里伸出一只手,死死抓住了他的腕子。

    一把铜铃般脆生生的嗓音响起来,满是嫌弃怪罪的意思:走路不看路,摔下去可是要死。

    商岭被那一脚踏空,而又悬崖勒马的感觉吓得大气也不敢出,那人没给他道谢的机会,甩开他的手,冷冷哼了一声。商岭心跳如鼓,方看清楚救了他的是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同辈弟子,小孩子圆团团一张脸,眉心有一颗小小的黑痣,嘴唇冷淡地向下撇着。

    商岭被他的表情吓得有点儿怕,可又因为他方才拉他一把,于是便跟在那人后面不放。走了几步,那人回过头,不耐烦道:跟着我干嘛?

    商岭咬咬下嘴唇,小心翼翼抬起眼睛,与那孩子四目相对之时,又很是软弱怂气地移开了,他小声道:谢谢你。

    那孩子上下端详他一阵,似乎有点儿得意地点头,回道:我叫周思齐,你叫什么?

    你认错人了。

    《[剑三/花琴]大音无弦》熬夜必看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readtov.com/text/zlvhk4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[剑三/花琴]大音无弦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