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[剑三/花琴]大音无弦:10.篇五 秋鸿(下)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[剑三/花琴]大音无弦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罗方氏从狱中假释,前后歇了好一阵,总算有了见客的力气,有了这分力气,第一时间便找了商岭与林白二人,要好好谢过劝解开通、多方调停之恩。先前从匣子中取出的那一枚密钥,商岭与林白一致决定,要让罗方氏自己打开。

    是日,小雨下得密密忙忙,林白出衙门时着急,忘了带雨具避雨。好巧商岭撑伞等在门口,林白一见他,就想起那日他关乎梦的一番话,不知怎的,明明冷雨清秋,面堂却生生发了一阵不合时宜的热,也不知泛了赧红没有。

    商岭反而一切如常,在他身侧稳稳把着伞柄,问:你的师兄呢?

    林白正需一个话题解去窘迫,此刻舒了口气:京中有事,唤了他去。绿绮给了他,叫人托去长歌门了。

    林白的话茬起了,渐渐收不住,商岭只在一旁听,时而颔首称是,接一接话中过渡,默契得很,广雅集过了冬便要在三春时节开始了,在此之前,长歌门重获绿绮,师父想必会开心的。

    听闻广雅集中的大音琴会,乃是江湖中知名琴师年年争鸣之地。如同霸刀山庄的扬刀大会、藏剑山庄的名剑大会一般,只是后二者属于武人,前者是属于文人的聚会。商岭略知一二,长歌门是为大唐三大风雅之地之一,又因着与朝廷关系匪浅,集会往往声势浩大、酣畅淋漓,若我没有记错,上一届脱颖而出,拔得头筹的,乃是

    林白悠悠然一笑,目光在商岭背后一点:乃是你身后背着的这把琴。

    在琴师们的眼中,盈缺的秘谱珍惜无匹,大抵就如同当年武林盟主唐简手中的绝世秘籍《空冥诀》一般,上一届琴会,仅是盈缺残谱中一曲《长清》,便令长歌‘三琴’刮目相看。所以,林白短叹一声,揶揄道:你将盈缺偷了出来,长歌门若是想要深究,我们早已魂归离恨天了。

    商岭一默,侧目猝不及防撞上林白含笑的眸子,那笑意并不温热,而是清清冷冷,如同伞外空空蒙蒙的雨针,商岭心下渐然涌上一个怪异的想法,他迟疑着开口:长歌门想藉由我们的调查

    林白点头称是:自然是想因此得到些什么,是想得到盈缺的秘密,还是想找到忘弦子的踪迹呢尾音拖得轻且长,化在同样缠绵轻快的雨声里。江湖秘闻,盈缺残余的残谱,不在江湖各地,而藏在琴中。

    商岭:传闻是真是假,今日便可揭晓了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二人与罗方氏、罗子安一同聚于檐下。

    檐雨喧喧,琴鸣铮铮。

    罗子安随着罗方氏的琴音,完整唱了一遭《招魂》。商岭谈及夜泊闻歌之事,二人皆相对无言、讳莫如深,罗子安思来想去,挠挠头,道:从前总是和弟弟去那个地方玩儿,有一天夜里,我们偷偷溜出去,在河里采菱角,结果声音渐渐小了,孩子不住地看着母亲,罗方氏摇一摇头,却不叹也不哭。

    罗方氏柔荑般细白的手温柔拂过盈缺的琴弦,她缓声道:人的性命,便是上天要收回的时候,一时一刻也不肯多留。当下之人仍在,已经万幸。

    这把琴中究竟藏着什么,对我来说也不再重要。若是能够帮到二位,那当真是最好不过。她从匣子中找出锁匙,将琴体倒转,又道:从前不晓得琴内机巧,只知道这物件的重要。钥匙嵌入锁眼之中,因着经年累月而有些滞涩。

    琴身后启出一道木页来,里头是三指宽足琴长的浅浅凹槽。其里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没有琴中剑,也没有琴谱。

    天光乘着冷雨梭巡而下,隐隐照亮槽底一行古篆小字。

    商岭一字一字辨明,轻声念道:水满溢,月盈亏。穷极尽,或有憾。

    林白一怔神,忽而顿足笑道:妙极!

    罗方氏也了悟,道:这世间哪里有什么圆满之事,穷尽一生,多少遗憾。盈缺哪里有什么奥秘,不过是自然道理罢了,枉费多少人因它痴迷发狂,卷起争端无数。

    林白笑意不减,目光亮得灼人:合该让忘弦子一看!

    几人正感叹于这斫琴者的深意,门外却来了名信使,罗子安撑了把芭蕉小伞,踩着水去领信,说是封急信,给林白林先生的。

    林白将信撕开,见得盈缺隐秘的激动还未止歇,心子在腔里跳动得厉害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洒金小笺。

    青鸟欲问沧海事,空见玉颜埋名死。

    取青玉流以祭生魂。

    林白林眠云先生亲启

    林白面上的笑将褪不褪,眼中的光却沉若无边永夜,唇边一抹浅淡笑影骤然勾浓,这笑意令人看来惊心动魄,如同金乌西沉时最后一线苍白的裂口。

    林白的话音却极其平静,如同一缕随时消散的云烟:忘弦子,这是在向我挑战么?

    师兄,我说真的,生长到这个岁数了,还真是第一次有人这样不顾脸皮地说一些‘我会梦到你’之类的话,这难道不是话本里才子佳人的情话么?真是两个时辰后,林白嘟嚷着一个滚身,趴在了案旁的竹席上,就算是旧相识,从前帮我找了不少好木头好材料斫琴,之前又救我一命,不对,两命

    那当是生死之交了。

    林白一百句话顿时被噎在喉头,啊啊呜呜念了阵浑话,颓丧地瘫在凉爽的席子上不动了。

    案前端端坐着一人,所着官服严整,独官帽放在灯旁,露出了紧扎齐整的发髻,若非一笔竹叶青的发带画了,便是要觉此人过于沉闷不苟。这便是崖牙门下业已出师的大弟子,姓秦,名安,字却取得没有半分静闲之意,取惊霜,乃是鸿雁长飞倏木落而惊霜之意。是寄托了鸿愿大志的名姓。

    《[剑三/花琴]大音无弦》熬夜必看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readtov.com/text/zlvhk4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[剑三/花琴]大音无弦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