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[剑三/花琴]大音无弦:6.篇三 获麟(下)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[剑三/花琴]大音无弦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罗方氏坐在堂中,怀里抱着孩子。

    火星子如同萤火万点飞散而来,在她的罗袍上烫出密密麻麻的小洞,她静静瞧着眼前的滔天大火,仿佛面前是万紫千红的春景。见得林白满身尘灰,隐约带着一股头发烧焦的气味推开堂门站在她的面前时,女人眸中精光一闪,却又很快淹没在赤红的火光里。

    林白看着她被照映得鲜红的脸盘,又见得她的怀中安睡的孩子,她的膝上安放着一只木奁。身后的桌案上乃是铜炉两鼎,牌位一座,这是一处灵堂。

    后背一阵热流,不知是汗是血,林白开口,声音出离冷静:夫人。

    罗方氏嫣然一笑,火光冲天里却尤为悲怆凄凉,你现在走,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将罗郎君毒杀,名琴变卖,宅邸付之一炬之人,是你罢。林白冷声道,那双眸子中的霏霏春雨早便落成了清秋冷雨,火星千点万点,恍似飞萤入海,林白孑影独立,身后火海万丈,他是烧不透一杆青竹,即便纤长得仿佛立时便会被吞没。

    罗方氏笑了,凄恻,如同无声的弦歌,她抬眼看着火焰舞动的屋梁,轻声道:我是怎么杀的?

    罗文为了藏琴不择手段,网罗普天之下的名琴,早就为朝堂与江湖所不齿,许多人意欲杀之后快。夫人大抵是其中一员罢。夫人手上有茧,可曾弹过琴?林白略一闪身,穹顶落下一块崩裂燃烧的梁木来,拍开万千火花。

    罗方氏微微颔首,抬首低眉,俱牵出风花雪月一般,仪态万方:那年是他在筵席上看见盈缺,我站在乐师身边,看到的却是他。

    你是乐师府上的人?

    罗方氏平静无澜:我是乐师的妾。

    林白一步一步走近罗方氏,道:一同去官衙罢。孩子是没有错的。

    罗方氏听得孩儿二字,骤然动容,那眼中焰火迅速熄灭殆尽,只剩下两行清泪顺颊流下,她哑声道:我没有做错。

    林白还欲开口说些什么,屋梁却发出破碎震动,林白的心一冷,那房梁刹那间带着千钧之势呼啸尖叫着坠落而下,脑海一片空白,身体却已经下意识起了动作,他朝罗方氏扑去,女人美目圆睁,从镜鉴般的眸子里,林白看见自己苍白的面色。这分明是惊慌失措、满腹狐疑的颜色。

    一声摧枯拉朽的崩响,天地沉入昏暗。林白紧闭双眼,浑身的剧痛都放大起来,针扎一般地侵入他的四肢百骸,他疼得几欲昏厥,但不知缘何,灼热房梁的温度并没有涌进他的身体,他的耳边传来另一人粗重而痛苦的喘息,林白回过头去,视线渐然清晰。

    商林白一个音节堵在喉头,面上一滴两滴,是黏稠的滚热,手一抹,是淋漓鲜血,林白顿然便慌了神,商岭,商岭!

    咳。商岭偏过头去,断裂的小半截屋梁掀在另一头,噼噼啪啪燃烧着。商岭的肩一垮,整个人浑断了半边也似,林白赶紧伸手去扶,商岭浑身抖若筛糠一般,疼得厉害却连一声闷哼□□都不愿发。

    林白直起身来,商岭靠在他半个怀里,极为痛苦地吐出一口气,一手半支在地上,似乎在努力令自己不要失去重心,林白听见他咬着口中血沫,切齿道一句:我不会再令你受伤了。声气抖得如同游丝,却极为清楚。

    一字一字,轻如鸿羽,重达千钧:我不会令你再受伤了。

    平林新月人归后,秋风满盈天地。

    林白将双手笼进宽袖中,鹤影天青的外袍被瑟瑟秋风吹得翻飞舞动,云遥鹤羽,像要逐着月色斜飞而出。商岭跟在他的身后,那身玄袍衣袂下滚着道道墨竹幽兰银纹,月亮底下冷光一瞬一瞬的,是人眼开阖、目光微闪般地动。

    商先生怎么突然想到要向死人讨答案?林白头也不回,借着月光稳稳当当在荆棘灌丛中穿梭着,他的手中捏了片枯黄败叶,在秋瑟中响着轻微薄脆的低响。

    商岭沉吟一阵,将那夜在水岸边看到两个白衣孩童,又在罗方氏儿子口中听见那段歌诗的事情告诉了林白。林白听毕,声带笑意:那夜你原不是在想小娘子。那段歌诗乃是楚辞《招魂》篇的祭歌,魂兮归来,招的又是谁家魂魄呢。

    林白将那片叶在手中轻轻一折,屈指将它一弹,那黄叶箭一般射进旁侧高及人膝的草丛中,一条赤红眼睛的黑色疯狗从干瘪橘树下猛然窜出来,发出一串呜呜咽咽的痛叫。

    金水镇的贡橘林本如其名,是为官家供橘子的果林所在,然而不知何年何月始,此地土壤遭受污染,橘树只能结出又苦又涩的枳果,故而逐年荒废,成了镇内约定俗成的一处坟地。如今已是荒草蔓生,老树枯槁,寒鸦结巢,野狗遍地的凄凉景色。

    离罗文的墓地还有一段脚程,林白时而说一些话,净是些鬼狐花妖、阎罗魍魉之类,说他在长歌门没少偷偷看文人笔下的怪谈志异,怪谈中多是生死往复之事,话及此处,林白忽然想到什么一般,回头对商岭道:商先生习医许多年,救了许多人,起死回生之事,大抵也曾见过罢?

    商岭停下脚步,与林白隔着不近不远的一段月色。

    云翳随着林白的步子渐次推开,仿佛清寒秋风全然藏在林白飘动的衣袖中,他站定,风也立定。层云遮住半片月,月下土地也随之半明半灭。商岭立在暗处,面目模糊,声音低沉:我没有救许多人。

    商岭见着林白沐浴在如水清光下,晓得此刻自己的面上苦笑并不能为他所见,诸般念想如同烟云过眼,最后不过一声轻叹:我害了许多人。

    林白听闻此言,遽然回身,弹指之间,风满天地。

    林白长袖翻飞,外袍鼓动,青白发带如同风卷起的竹痕,四下飘散纷吹。

    他三步并作两步,来到商岭身边。月光如同平地泄水,紧紧追随在林白身后,一弹指、一刹那,几乎要从天地间流溢而出。商岭险些被这忽然大盛的月光晃了眼睛,更加晃眼的是他面前立若青松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林白握住他的手腕,道:但是你救了我。

    商岭一时间只觉面颊微热,双眸发酸。

    高天孤月,彻照永夜。

    《[剑三/花琴]大音无弦》熬夜必看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readtov.com/text/zlvhk4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[剑三/花琴]大音无弦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